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网剧一线从业者热议行业现状—— 好编剧比明星还稀缺

来源:中国艺术报 | 赵志伟  2018年07月27日12:04

“每年生产300多部网剧,剧本存货太少,行业对于编剧的饥渴程度比明星还严重。”日前,由微信公众号“编剧帮”主办、铜牛电影产业园协办的第二届编剧嘉年华特别活动——网剧时代的编剧创作主题论坛在京举行,来自网剧行业一线的骨朵传媒创始人兼CEO王蓓蓓在分析当前网剧行业的现状时,如此感叹地说。

近年来,随着《无证之罪》《白夜追凶》《河神》等网剧热播,曾经被认为粗制滥造的网剧开始全面进入精品化时代。与此同时,好编剧越来越成为稀缺资源,特别是在观众审美不断迭代的当下,对创作者本身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本次活动的主办方、微信公众号“编剧帮”创始人杜红军认为,网剧市场目前正在呈现一些新特点。“超过70%的网剧有两个以上编剧署名,平均署名人数是3.3个。在这些团队创作的项目中,有20%设了总编剧这一职位。如爱奇艺的自制剧中,部分设有剧本总监职位。从作品评分上来看,设总编剧或剧本总监的作品,整体评分略胜一筹,特别是剧本总监的存在,对作品品质的提升尤为明显。”

阿里巴巴大优酷元气工作室总经理、网剧《白夜追凶》总策划王平则总结了网剧创作的四大趋势:“第一,从大众到圈层。传统的电视台就像大饭店,需要兼顾各种口味,而网络视频平台就像外卖APP,网剧观众对于自己要看什么不再迷茫,他们会主动搜索、点播、追看。第二,从悬浮到真实。观众对《白夜追凶》超乎想象的热情说明真实、克制、职业范儿的基调是一种趋势,观众越来越渴望基于现实的好剧。第三,从故事到主角。IP的爆发是人民群众日益提升的审美需求与故步自封的影视行业之间的矛盾,IP带来了一轮审美和类型化的革新,如电视剧《金枝欲孽》和《甄嬛传》都是宫斗剧,但《甄嬛传》有了明显的主人公,观众更容易产生代入感。第四,从剧情向价值观的变化。能吸引人的永远是稀缺性,以前信息不充分的时候,网剧演绎传奇故事就是高价值的稀缺品,而现在各种信息过剩,能传达有见地的价值观的网剧就成为了稀缺品。”

“从传统电视剧到现在的网剧,观众审美变化也很大。”王蓓蓓举例说,以前很多电视剧讲究“虐”,但现在的网络观众接受不了“虐”了,“误会”不能超过两集,“像《小美好》这样每集都甜到腻的网剧很受欢迎。另外,很多观众习惯1.5倍速观剧,这说明他们对节奏感要求更高。”

谈到网络时代对于创作的影响,参与创作过《老九门》《沙海》《黄金瞳》等网剧的张鸢盎认为,有的网剧是边剪边播模式,上集观众的反馈会对下集产生直接的影响,这是传统电视剧无法实现的。编剧卓越泡沫则现场讲述了一段看似“有点匪夷所思”的经历,“《你好,旧时光》最后两集在爱奇艺播出后,网友要求将这两集下架,并给他们道歉”,卓越泡沫说,网友对剧情不满只找编剧,“一天给我发了三千条信息,甚至有孕妇观众表示看了最后两集不开心,恐怕要早产。当时,只能赶紧联系导演,让后期团队回来加班,把播出的两集下架重新剪辑,最终改成了网友期待的结局。”卓越泡沫认为此事对他触动很大,“在网络时代,观众的地位和作用发生了极大改变,网友不仅是喜欢什么点什么,还能决定剧情的走向。”

“观众越来越重视编剧。”爱奇艺资深剧本编审丁长宏认为,市场对好编剧极度饥饿,而作为编剧本人,最好不要让外界太多地干扰内心,写的故事好看比什么都重要。“编剧应写自己擅长的类型,千万别勉强自己。”电视剧《心术》《离婚律师》、网剧《北京女子图鉴》的策划陈倐盈说。

但随着年轻观众对网剧专业度要求更高,对职场、特定行业内容要求更为真实,编剧的创作难度也随之增大。对此,陈倐盈认为,除去故事、人物关系等这些基础的编剧要素,因为市场需要细分领域的好剧出现,这就要求编剧以后得花更多的时间去考据、核实更多细节。并且在此过程中,会帮助编剧建立起他人难以超越的门槛。

“如今市场项目、影视公司很多,每部戏需要两三个编剧,因此编剧的机会和选择也非常多。”网剧《河神》的编剧刘成龙认为,身处网剧时代很幸运,很多编剧都是网络的受益者。“网剧编剧群体迅速增加,如今很多行业的人都在转行做编剧。”企鹅影视IP储备及研发中心总监周宇说,在此背景下如何去鉴别好的编剧?“网剧内容越来越精良,人物更极致,节奏也更快,但我认为编剧创作不分载体,只分好坏。”周宇说,好的编剧不能丢弃“文耻心”,要有社会责任,作品会影响观众、引导观众,编剧要时刻记得自己肩负的责任。

近年来,传统影视公司和人才纷纷入场网剧行业,一些老牌影视公司加大网剧投入力度,韩三平、黄建新、冯小刚、周星驰等业界资深人士也发布了网剧制作动向。正如周宇所言,当今时代各行各业的人都可能转行做编剧。对此,王蓓蓓建议:“作为专业编剧,找准自身的定位很重要,一定要有自己擅长的写作类型,找到自己的分众空间。”

此外,在活动现场,演员、编剧、制片人叶璇还风趣幽默地讲述了她从演员跨界编剧背后的故事。同时,叶璇“大方地”分享了自己创作“抗日雷剧”的黑历史。“气功挡子弹就是我写的”,叶璇对这段经历感到非常惭愧,她说之所以创作这样的抗日剧,是因为她骨子里对警匪题材非常感兴趣,而当时由于各种播出限制,只好在抗日剧里进行天马行空式的创作,结果弄巧成拙。鉴于以往的教训,叶璇对目前警匪题材网剧的发展现状颇为担心,“警匪题材剧目前有兴起的苗头,但许多作品的逻辑是硬伤,要警惕警匪‘雷剧’诞生。”叶璇说。